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1|回复: 0

我的爱,你的错爱

[复制链接]

335

主题

335

帖子

1144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1144
发表于 5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执手相看两不厌
  
  许蓬走后的第三天晚上,米宝独自一人来到海边那家有露台的小酒吧。
  
  想他了。
  
  两个月前,许蓬第一次带米宝过来,就在这个小露台,两个人面对面坐着,看夜晚的海面波光粼粼,可以听到海浪的声音,谁都不说话,偶尔对看一眼,微笑,那感觉,便是心有灵犀了吧。
  
  之后,经常在这个小露台度过一些时光。米宝和许蓬,并没有在身体的接触上有任何加深,许蓬从来不曾失态过。而米宝,一直不能确定,是否真的要和这个已婚男子朝更深走下去。即使爱他。但那分明是一条可以预见的充满荆棘的路。
  
  “小三”这两个字让米宝的心有些生涩和难堪。可是,依然阻挡不了对许蓬的想念,那么想他……米宝兀自低低叹息一声,忽觉眼前有身影遮挡了浅浅光线。看到一个陌生女子站在身前。女子大抵三十岁的样子,面容饱满,短发,化了浅浅的妆,衣饰并不张扬,整个人却透出养尊处优的气息来。
  
  她打量米宝,用略带玩味的眼神。
  
  米宝疑惑,正要开口询问,女子却先开口,你是米宝?我是许蓬的妻子何薇。
  
  米宝愣住,继而苦笑,想,她和许蓬还不曾正式开始,他的妻子已经来兴师问罪了。只是米宝不解,她是如何知晓的,又是如何找到这里的?
  
  米宝把疑惑都压下,定定神,礼貌地请何薇坐。不管对方的目的为何,米宝对自己说,眼下,分寸是不能失的。
  
  何薇大方地坐下,侧目看向海面,转回头来笑问“和许蓬常来”?
  
  米宝想了想,事已至此,没有什么可以掩饰,于是点点头。
  
  何薇亦点点头,这是他和女孩子约会的老地方,一直不换,男人还真是懒。
  
  什么?米宝似未听清。
  
  何薇翘起嘴角,你不会认为你是许蓬的第一场婚外情吧?他这个年纪,这样的相貌和身份,哪里断得了花花草草的事情?
  
  米宝的心,硬生生被扯得痛了一下,这倒是她之前从没有想过的。
  
  何薇递过同情的眼神,看样子,你并不太了解许蓬,你们,相识不久吧?
  
  米宝动了动唇,却忽觉无语,因被何薇说中。
  
  前世今生的感觉
  
  是啊,相识不久,且是萍水相逢。那日,米宝出差,在飞机上遇见许蓬,他有着她喜欢的干净眼神。米宝微微晕机,许蓬很小心地询问,哪里不舒服吗?米宝摇头否认,许蓬便不再多语。不想飞机降落前出了意外故障,所有人惊慌失措,米宝亦不例外,许蓬却那么淡定,将她拥进怀中抱紧,说,不怕。
  
  有惊无险,飞机平安降落,米宝离开许蓬的怀抱,机舱内众人欢呼。她抬头看许蓬,一刹那,竟有前世今生的感觉。米宝已经26岁了,她在何薇的目光中由不得不去反省,怎么会陷进这样天真的格局?
  
  可是种种疑惑种种纠结,都不能在何薇面前展现,米宝的自尊心不允许她在这个女人面前丟盔卸甲,她只在短暂沉默后,反问,许蓬既如此,你为何不同他离婚?
  
  何薇撇嘴,不是我,是他不肯。我想许蓬一定也不曾告诉你,他是靠了谁的资本在打天下;没有告诉你他的出身和家境;更不会告诉你,以后,我们的孩子不姓许,而是姓何。
  
  何薇说,他虽有男人的花心,但到底离不开现今的生活。
  
  米宝低下头去,何薇没有说错,所有这些,许蓬都不曾对她说过,许蓬一向少语,他更习惯用眼神说话。而米宝忘记了,眼神,也是有欺骗性的。
  
  米宝忽然觉得疲倦,无力再去抗争,却还是问何薇,他既是做游戏,你隔岸观火,看我如何玩火自焚便好,又何必来提醒呢?
  
  因为……何薇停顿一下,米宝,我看得出来,你不是出来玩的那种女孩子,你输不起。我没有恶意,凑巧知道了,给你提个醒。米宝从不曾输得这么惨。
  
  选择釜底抽薪
  
  第二天一早,米宝决绝地离开了青岛,这个从读书开始已经生活了8年的城市,回到家乡南京。
  
  米宝自认不是太有勇气的女子,结束一段感情,只能选择釜底抽薪。
  
  飞机爬升到上空平稳前行,米宝看向窗外的云絮,心还是狠狠地疼。错爱也是爱,她做不到收放自如,如何薇所说,她不是出来玩的,她对许蓬的爱,曾经那么深切。但是谁知道呢?半个月后许蓬自国外回来,会不会在漫长的飞行途中遇见又一个米宝。
  
  拉下遮光板,闭目,依旧感觉有些微微眩晕,只是这一次,身旁不会再有人询问“姑娘,哪里不舒服吗?”忘了他。米宝喃喃,然后眼泪无声无息地落了满脸。
  
  却不料,忘记远比米宝想象更艰难,米宝想念许蓬。他的沉默他的眼神他的呼吸他手掌的温度,都如种在米宝心上的蛊。没有任何心思寻找新工作,没有心思找旧日朋友,米宝每天缩在家里,慢慢瘦下去。终于一天早上,米宝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做了一个决定,回去找许蓬讨个说法。
  
  她明白过来,是自己的心还不够死,必须在许蓬那里死得彻底,才能重新给自己一条生路。
  
  没有留下只言片语
  
  回到青岛,米宝从机场直接打车去了许蓬的公司。之前许蓬提起过公司的地点,说过大致境况——事业有成是男人的光环,没有什么好隐瞒的。
  
  接待米宝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孩子,他颇意外,许蓬的公司已经易主,你不知道吗?
  
  许蓬人呢?米宝愕然。
  
  男孩摇头,显然不知详情。米宝谢了男孩,没有再找旁人问下去,这是她和许蓬的事,不想在不相干的人前剥开。
  
  这才想起来打许蓬的手机,却提示已停机。
  
  米宝在路口站了好久,她想不出来在她离开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。当初,她决绝地离开,换了号码,没有留下只言片语。而现在,却是许蓬。她想和他面对面时,他却又没了踪迹。但她必须找到许蓬,必须。
  
  而眼下,或者只有一个人能给米宝答案——何薇。
  
  他只要他的爱情
  
  找到何薇并不太难,何薇一直在明处,米宝在许蓬提过的小区门卫处婉转询问,便得到了何薇的电话。拨过去,米宝报上名字,那边,何薇却沉默了片刻,然后说,见面说吧,在你们的……老地方。
  
  米宝苦笑,老地方?她在那里感受过无声胜有声的爱情,也在那里得到屈辱。但现今她没有选择的权利。两个女人再次见了面,让米宝意外的是,消瘦和憔悴的并不只是她自己,还有何薇。
  
  米宝有无数个疑问,但最急切想要知道的还是许蓬的下落。
  
  何薇并不隐瞒,依然开门见山,我们离婚了,许蓬走了。
  
  米宝呆住,这样的答案,出乎她的想象。
  
  何薇自嘲地笑笑,他把什么都还给了我,公司、财产,然后净身出户……他为了你什么都不要了,好,现在你赢了,来看我的笑话是不是……
  
  米宝的心瞬间空白,听见何薇还在自顾自地说,他非离婚不可,他说他只要他的爱情……
  
  他的爱情?
  
  米宝的心慢慢缩成一团,那么,一个月前,何薇费尽心机找到她,说了那些真真假假的话,只是迫她离开许蓬罢了。但她却信了,全都信了,她那么轻易地就冤枉了许蓬。只是,何薇只说对了一半,米宝并没有赢——许蓬并没有去找她,否则他一定可以找得到。相爱过的两个人,不管走多远,总有踪迹可循。
  
  但是,许蓬没有。许蓬说,他什么都不要了,只要他的爱情。而这一刻,米宝清醒地知道,她已不是许蓬的爱情了,在她不信任他的那一刻,就已经不再是了。那么长时间,许蓬从来没有给过她任何承诺,但他却一直在做。那么长时间,米宝也没有给过许蓬任何应允,只认定她的爱已足够深切。
  
  是她,不够爱。
  
  离开露台的时候,米宝想起许蓬喜欢的一句台词:这世上,有一种相逢叫久别重逢。那个夜晚,他抚摸她的长发,悠悠地对她说出来。
  
  如今,他掌心的温度依稀还在她的发间,但她再无资格与他相见。因这世上,还有一种再见,叫永不相见。
        北京好治疗痤疮医院北京治湿疹好的医院北京湿疹医院那家好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    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( 京ICP备18005350号-4 )

GMT+8, 2021-11-30 11:08 , Processed in 0.057589 second(s), 5 queries .

© 2001-2011 Powered by Discuz! X3.4. Theme By Yeei!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